對于汽車圈造假者,德國監管部門為何要“一查到底”?

先回答兩個問題。第一個問題,詐騙的成本應該是多少?德國車企的尾氣造假和集體造假或許能給我們一些答案。

以大眾為例,包括大眾集團董事長皮埃爾、大眾集團前CEO溫德恩、大眾集團前CEO馬倫、奧迪全球CEO斯蒂德。目前,奧迪有多達20名高管因尾氣造假被調查。顯然,連根拔起是德國檢察官調查的原則。

這些曾經紅火的車圈大佬在監管部門的手里處于極大的苦惱狀態。文登目前被美國檢察官指控。指控稱,文登涉嫌在大眾集團柴油車排放檢測作弊事件中不報、混淆事實。根據美國法律,他可能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。

辭職的馬倫不僅尷尬地成為了大眾集團歷史上最矮的CEO,而且在德國檢方的調查中,連個人日歷、筆記本甚至智能手機的存儲卡都幸免于難。

目前,正在獄中的施塔德已經被德國檢察官的電話監聽了很長時間。當檢察官認為他可能涉嫌共謀時,他毫不留情地在他家門口逮捕了他,目前他仍被德國檢察官拘留。

圖2

第二個問題是,欺詐是否可以只是召回,一切都會好起來?

大眾、保時捷、奧迪等汽車品牌被查出尾氣造假后,雖然這些汽車公司首次宣布大規模召回,巨額罰款也未能幸免。2016年7月,大眾汽車與美國環保局等聯邦機構(如加州)達成價值147億美元的賠償協議。2017年3月,大眾宣布與美國政府達成協議。大眾承認有罪,并同意支付43億美元的罰款,其中包括28億美元的刑事罰款和15億美元的民事賠償。

今年6月,當首席執行官斯蒂德被德國檢察官逮捕時,奧迪正式宣布將接受德國檢察官高達10億歐元的罰款。

一個疑問,監管部門為什么要這樣做?

一直以來,雖然不斷有關于德國車企尾氣造假事件的報道,但其實我并不能完全理解為什么德國監管部門要如此咄咄逼人、堅決果斷。在車企大規模召回、支付天價罰款后,高官仍被調查到底,所有涉及造假的案件都被“查處”,這讓車企內部人心惶惶,高官如履薄冰,這場幾乎掀翻整個德國車企的風波源頭就在于小作弊軟件。

圖3

真的值得嗎?畢竟廢氣不會影響車輛產品使用者的生命安全,廢氣污染對人體健康的影響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需要持續觀察。

但德國監管機構真的在大驚小怪嗎?這些山寨車企應該輕易放過嗎?最近一連串的憤怒爆發讓我有了更深的頓悟。

造假就像出軌。造假是個壞習慣,很難徹底根治。一旦染上造假的“毒癮”,從螺絲釘到鋼板,再到車輛的底盤和車身結構,都有可能造假。只有徹底“連根拔起”和“追根溯源”。

假冒偽劣的壞習慣一旦養成,就會帶來無窮的麻煩。從邏輯上講,既然汽車公司可以在尾氣排放上作弊,那么他們也可以在剎車系統上作弊。因為他們可以在廢氣排放上作弊,他們可以在危及用戶生命的鏈接上作弊。造假是本質問題,不是程度問題。

“誠者,天道也;誠實是人之道?!痹旒贀p害誠信,誠信是企業乃至社會的基石。一旦這個企業為了自己的利益失去了誠信的基礎,就應該被貼上邪惡的標簽。造假者是公敵,造假者是毒瘤,應該受到法律的嚴懲,這樣作惡的代價才能達到足以敗壞和敗壞其名聲。這可能是德國車企造假案給出的最大理由。